信息-目录 | 小说首页 | 用户指南 | 现代言情 | 古代言情 | 完本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| 书库 | 充值 | 作者福利
背景:

字体:

2018注册送体验金68

    祁倾寒记得,前一世,自己出了祁府约一年多以后,姜氏就因病过世了。当时她虽觉得有些悲痛,毕竟觉得不是自己的生母,偷偷吊唁了一番,知道了个大概,那时正值南宫需要用人之际,她很快就忘了这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不同了,她记得那时打听到,姜氏是因宿疾过世的。想了想,她换了身轻便些的装扮,出了门直奔药铺。

    堂中坐着个老大夫,此时店中没有什么人,见祁倾寒有些踌躇,他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问道:“小姑娘可是有何不适?”

    祁倾寒连忙摇了摇头。她对老大夫福了一福身子,道:“大夫,不是我,是我……”她顿了顿,犹豫着开口道:“是我娘亲,她身子不大好,我想给她买些药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眼中闪过几分赞赏之色,道:“你且把症状一一说来。”

    祁倾寒将前世打听到的内容一一说了一下。老大夫沉吟片刻,刷刷写了个方子,亲自配好,将药包递给她,道:“这是补气血之药,你先给你娘亲服用一个月,若是没有改善,最好将她带来此处,诊治一番为好。”

    祁倾寒感激地点点头,付了银两,走出了药铺。

    街上熙熙攘攘,热闹非凡。祁倾寒站在日光底下,忽然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算上前一世,她已有两年没有像这般在阳光下自由行走了。每日除了无日无夜的训练,便是月黑风高之夜的追杀。身上不知负过多少伤,那时很苦,可是每当看见南宫信赞许的眼神,她便觉得,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她享受着这人世纷扰,从街边的小摊旁一一走过,耳中听的是各种要价还价,人间浮华百态,真实无比。

    正走着,前面忽然传来一阵骚乱。祁倾寒顺着声音看过去,不远处是一辆疾驰的马车,不知出了什么问题,车夫急急勒着缰绳,可那马儿失控了一般,根本不受控制。而那马车的前方,一个孩童正穿街而过,见马车到了自个儿跟前,吓得站在原地,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祁倾寒脚尖一点就想上前,眼前却忽然一花,一个男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过去,将那小孩儿往怀里一带,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稳稳地停在了路边,毫发无损。而那马车终于停了下来,马车夫和车上的主人连连道歉,那男子不知说了些什么,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张脸,越看越是熟悉。

    祁倾寒在原地想了好一会,终于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二皇子南宫珏么!

    传闻最得圣宠,却又行事最为荒诞,恃宠生娇,胆大妄为的二皇子!

    可他这样的人,为何会拼着让自己受伤的危险,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孩童?祁倾寒不解地在人群中寻找那个身影,可刚才的一切仿佛错觉一般,人群瞬间恢复了熙熙攘攘的样子,热闹的街头,哪里还有什么二皇子?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决心不管闲事,提着药回了府。

    此时不是饭点,厨房中也没有什么人,如此甚好。祁倾寒找了个炉子,将药倒了进去,开始细细熬煮。直煮了半个时辰,她有些腰酸地起身站了一会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祁倾寒竖着耳朵细细辨认了一番,不止一人,且不在同一处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,分明就是祁玉容。

    

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祁玉容的声音响起,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祁倾寒冷着一张脸,安然给药炉扇着扇子,仿佛没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祁玉容一进门,就看到了坐在药炉旁细心看管的祁倾寒。新仇旧恨一并涌了上来,祁玉容对巧儿使了个眼色,摇着手里的扇子径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祁倾寒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更远一些的脚步声渐渐近了,祁倾寒估摸着距离,好一会,直到祁玉容就快要发飙了,才声音轻柔地开了口,道:“我听闻夫人身子不大好,方才去药铺找大夫开了方子,想为夫人调理下身子。”

    祁玉容简直要被气笑了,她四下看了一下,确定没有人,撕下了那乖巧温柔的伪装,道:“祁倾寒,你怕不是想要下毒,毒害我娘亲吧?”

    祁倾寒抬起头道:“玉容,你怎会这样想我?这药是我亲手熬的,若是出了什么问题,我第一个遭殃,我又何必做这般蠢事?”

    祁玉容冷笑了一声,忽然朝巧儿抬了抬下巴。巧儿会意,上前一脚踢翻了那药炉。见祁倾寒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,祁玉容觉得心情好极了,她慢悠悠地说:“那可不好说,愚蠢之人行愚蠢之事,再正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脚步声,停了有一会了。祁倾寒心中大定,面上却露出了委屈神色,“玉容,我待你向来尊重,可你为何三番两次为难我?”

    祁玉容摇了摇手中的扇子,道:“尊重?在我生辰之日,心怀鬼胎地特意送我娘亲东西,这叫尊重?如今又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补身子的药来讨好我娘亲,这叫尊重?”她越说越来劲,声音里都带了几分尖利,“祁倾寒,希望你好好认清你的身份,庶女,就永远是庶女,别妄想讨好娘亲和爹爹,麻雀,永远都不会变成凤凰!你这样的下贱坯子,永远都只能活在尘埃里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祁倾寒眼中闪过一丝了然,面上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。而祁玉容脸上的神情,已几乎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,是姜氏。

    她偶然路过此地,似是闻到了淡淡的药味,想着过来看看,没想到,竟看到了这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祁玉容慌得不行,讷讷道:“娘、娘亲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姜氏那张素来温婉贤淑的脸沉得似是要滴下水来,她狠狠瞪了祁玉容一眼,祁玉容哪里见过自己娘亲这般模样,当下吓得缩了缩脑袋,低下头去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祁倾寒低低地叫了一声夫人。

    姜氏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祁倾寒,又看了看满地的药渣和破碎的药炉,只觉得额角突突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事情的原委,她刚才听得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玉容,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!你爹爹和我,从小便教你要以礼待人,何时教过你行此般恶毒之事!”

    祁玉容呆呆地抬起头,从小到大,姜氏都不曾对她说过一句重话,如今却忽然说了她,恶毒?眼中迅速蒙上一层水雾,祁玉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不管不顾地冲出了门去。

重生之娇后非庶出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pt3fitness.com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(本站提供:传统翻页、瀑布阅读两种模式,可在设置中选择)

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"听"书

快捷键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