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-目录 | 小说首页 | 用户指南 | 现代言情 | 古代言情 | 完本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| 书库 | 充值 | 作者福利
背景:

字体:

2018注册送体验金68

    “韦氏看着可是有感?”就知道皇后放不了我。

    我只得连连摆出震惊的笑脸来,像是多没见过世面一般,“姑姑如此精湛的手法真叫人咋舌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那茶娘反倒站起给我行了礼,“奴家惶恐,华国夫人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似你这般毛躁,定是一辈子也学不来的手艺。”皇后娘娘大概是觉得如何奚落我,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。况且身边人不在,无关庆王府的颜面,我也不会自己告诉别人去的。

    “妾身愚钝自然学不了如姑姑这般,不过是东施效颦模仿个样子而已。也是托皇后娘娘的福,妾身才得以一品茗香。”我怕我站起来行礼她又半天不让我起来,况且我吃的撑了,行动实在是艰难,所以我是坐着回话的。

    “托我的福?你这样说倒好像庆王府没个拔尖的人才,让你堂堂的庆王妃都尝不得一杯好茶!”

    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,怎么说都能被她抓到把柄,我要再解释定又要说我擅狡辩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一说,把那容夫人吓得连忙起身跪地行大礼。还未等她开口,皇后早惊得命人,“快扶起来坐了,别闪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奴妾等实属蠢钝,在家时只贪享安逸不曾好好习得茶艺,进王府后也未曾尽心孝敬主母。皇后娘娘要怪,只怪奴等懒散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不必如此。”皇后娘娘一边说着一边瞪了一眼半坐不起的我。

    真不能怪我,她们这一对话太快了,我原本是要起来的,哪知我身子早僵硬了。身边的那两人也没眼色,我自己试了两下才撑起身子来,这就又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看我还是再坐下吧,免得她又无视了我,只把我晾着。

    散了之后,李婕妤拉着容夫人去了她宫里,姑侄俩个大概还有体己话,她不避我,我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恭王妃也只是跟着我一路闲谈,她替我打抱不平,偶有怨愤之话,我也不敢接,但也没阻止。她要跟我亲密,我也不好故意疏远,再说我也不知她在算计些什么,只等回了罗缨,让她们计较。

    刚出了宫门外,一位小监追了过来传话,原来是容夫人要我等她一等。如若我两人分开回去,大概也不好看,少不得只能干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还像来时一样,佩珠陪我在中间的大车上坐着,其余人都各就各位。无人处我也不敢使唤佩珠,只自己揉揉肚子。春困秋乏,刚吃饱又喝了茶消食,早上还起得早。这会儿困倦,能睡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刚迷糊了没多一会儿,我就渐渐有了尿意。心想完蛋,我一向憋不住尿,刚刚汤水茶水又喝的多,肯定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佩珠,我要如厕!”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,她肯定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昨儿倒是带着恭桶,今日小夫人也跟着,人多不便就撤了。这又是在宫门外,怕是不好。”佩珠嘴上这样说,意思也是要我忍一忍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才来。”我嘴上说着,伸手掀了帘子张望一眼,这一望不打紧,我吓得手一抖,赶紧缩着身体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佩珠只是狐疑的打量我,没一会儿就有家丁到马车外通报,“王爷从宫里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还是不叫?”我这话的意思是,能不能不叫,就当没看见?

    “这都遇见了,如何能当看不见?”佩珠服侍了我一场,对我实在是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我们还在说着话,就听车外马蹄声急,连带着我们套车的马也躁动了起来。我被慌得更加憋不住尿,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王爷,怎么这时才出来?”佩珠站了起来,在马车帘门外探出了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“父皇留在内殿商议些事情,所以晚了。”马车外的人回答,说话中气很足,带着少年英勃之气,却也透出老成持重。

    “可曾用了膳?”佩珠继续问。

    那人回答了一声,“用了。”随后我只感觉车内流光一闪,就听见那人问,“停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往外一瞥,瞬时低了头,“等容妹妹。”

    只这一瞥,我已看清了他。这就是我的夫君,当今圣上的二皇子,尊贵的庆王殿下。

    王爷用收起的马鞭支起了轿帘的一角,坐在高头大马上俯视着我。只见他目光灼灼,一身紫色的朝服,带着长翅的官帽。后面跟着四五个骑马的跟随,随后又是七八个步行的小厮,乌压压的一群人。明明遮住了天光,这一张脸却明亮的刺眼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还要去哪?”佩珠已经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回府上。”他还支撑着手,也不知他在看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脸上刚刚蹭掉的油皮这会儿估计已经变了颜色,也不知有没有淤青。发髻也不似从前那般严整,松散的样子定会显得轻浮。旁人无论怎样看我都无所谓,这人却是给我一切荣光和体面的人,我只有他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瞧着天不好了,怕是要落雨,不如进车上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佩珠这样说我只在心里直摇头,这天只是有些阴沉而已,一时半会儿肯定下不来雨。他骑马回去,肯定比我们要快的多。何况我们人多,也挤得难受!

    我把头低得更狠了一些,只希望王爷能看见我在弱弱的摇头。难道他看不出来没人欢迎他进来?而且如果他在,这场面也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定认为自己年轻气盛淋点雨也不碍事,只是这新下的雨水不干净,恐怕沾染了朝服。若看不见王爷就罢了,看见了却不拦着,奴婢只是怕回家被姐姐责怪。”

    

我已在心里将佩珠咒骂了千百遍,这丫头也太会说话了,搬出罗缨来,王爷哪有不听话的道理!

    王爷听说便丢下了帘子。我抬眼瞟了一下佩珠,佩珠却无视了我。随即我只感觉马车一沉,人已经上来了。

    佩珠上去要为他拿下了帽子,他略低了头,却拿眼睛木然的看我。我的目光已经与他对上,不敢流离,所以也只好以同样木然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等佩珠替他拿下了官帽,他转了身直接走到了我的身边。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让了让,他立刻就傍着我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少不得又要让一下,无奈他坐在了我的衣服上,我一动他也跟着挪了一下。辗转了两次我们才调整好了坐姿,无话可说又觉得满是尴尬,我只好咧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我们这样,佩珠都不好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佩珠,你去后面的车上坐了,我同你们夫人有话说。”王爷说着一把握住了我的手,还放在了自己的膝上。

    我身体抖了抖,大概是尿憋的。但这样抓着我的手,我的身体在瞬间就僵硬了。

    佩珠也是愣了一下,但她很快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爷什么话也没说,我们就这么沉默的坐着。我的身体早就麻木的没有一点知觉,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!只能在心里祈福了,我要是憋不住尿怎么办?

    又等了好一会儿,终于有人过来通报,“小夫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王爷先回答了一声,我也悄悄地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容夫人的侍婢打开了帘子,容夫人看着我和王爷正襟危坐在里面,就连恩爱都做得如此勉强。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好笑到了极致,连王爷那正经的样子都是可笑的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王爷只是坐着不动,一句话说的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可容夫人倒像是受宠若惊一般分外觉得恩宠,做出小儿女般娇羞的神态来。等到她坐了上来,突然看到王爷还握着我的手呢,脸上的表情突然顿了一下。我也是虚荣心作祟,原本也不该有这样的心境,可是却异常的好奇容夫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只顾着打量容夫人,突然被人一拽,我忍不住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只是担心自己尿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平复着自己的心绪,好想问身旁的那人好好的拽我干什么?我要是尿了出来,估计再也没办法见人了。可我不敢问他,更加不敢瞪他,只能继续端坐着身体目视正前方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夫君,他可以让所有人都看出来他一点也不宠爱我,可我是他的王妃,谁也不能轻视我。他是那种绝做不出宠妾灭妻的人,就算我如何的不合格,他也从未责备我半点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因为这一点,他愿意给我体面,我才心甘情愿的为他周旋。也许不是心甘情愿,只是我无路可走。但我有什么可怕的呢?真到了绝境,自然有绝境的走法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是最让人看不懂的人。认识他三年,以为能了解他一点,可我总觉得谁也不懂他,哪怕是他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容夫人来的太晚了,我等了她很久。她也知道我不会丢下她,否则做错事的人就是我。佩珠之所以要留住王爷,不过是想让王爷看看她如何的恃宠而骄。大概宫里的那一位也是故意拖延了她。

    她们如此的不避嫌,我便越发的放下自己的架子来。不管是家里的容夫人还是外面的恭王妃,我用娇憨懵懂应对她们的欺凌,摆出束手就擒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妾身怠慢了,原是婕妤娘娘留住妾身说话,不想耽搁的时间长了,让王爷和姐姐好等!”王爷脸上并未有愠色,加之她怀有身孕,越加我见尤怜,未必能让人看出他在生气。可她却识趣的先低声下气,道的歉也甚是诚恳。

    “错了,她能叫你妹妹,你却不能叫她姐姐。”王爷并未怪罪,温润的语气里只是平常的闲谈口味。

    “是,妾身知错。”容夫人也知王爷性情,只略略低眉,不敢做出受辱受惊的架势来。随后缓缓抬头,楚楚可怜的看着我,喊了一声,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我冲着容夫人一笑,对着她的侍婢说,“马车颠簸,快扶好你家主子。”

    走了半程,天空真的落起雨来了,先时还只是滴滴答答,很快就有了一阵劲雨。车马还是按着先前的脚程,无一人惊慌。卫军与家丁排着整齐的队伍,随行的婆子和小丫鬟也只是任由雨淋着,亦步亦趋的随着马车行走。

    庆王府的马车经过,街道两边早就清理开来,行人避让,偶能听见街上的人声,不过是遥远的贩卖之音。

    一路不再言语,安静到家。此时雨已经小了,又变成了先前的滴滴答答。外面人通报,王爷只坐着不动,我的手还被他抓着,自然也不好动。容夫人见此早乖觉的先下了马车,她的婢女搀扶着,外面也有人来接应。

    随后我再要站起,手却还被王爷抓着。我想挣开他却越加的用力,这时我才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“你该给我一些明示,我没你想的那么聪明!”

    这三年,他从未给我任何指示,我不懂他,更加无法判断自己做的是对是错。我没跟他用敬语,我只知道他不在乎这个。何况我如果规范的做到诚惶诚恐,他一定会在心里讥笑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王妃。

    不过他像今天这样对我还是第一次,虽然我依旧看不出他的喜怒。可是他周身有着强大的压迫感,让人觉得窒息,甚至让我忽略快憋不住尿的境遇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还是没说话,但却缓缓地松开了手。我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手,已经被他勒的生疼。他先起身出去,下车后还在车旁等着,直到看着众人将我扶下车安全落地,他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王爷不回后边吗?”佩珠跟了上去,手里还拿着王爷的帽子。

    有婆子上来替她撑着伞,可她走的急了,有雨点落在了她的脸上。佩珠只抬头看着她家的王爷,满眼里俱是膜拜的光芒,仿佛只求垂顾一眼便已弥补一生。

    很奇怪,听见佩珠这样问,王爷却把目光遥遥的看了我一眼,随后就继续往前走,丢下一句,“我到前殿还有事,晚上过去用饭。”

    佩珠回过身来看着我,眼神里有隐藏不住的敌意,一旁的容夫人也不经意的瞥了我一眼。她们大概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样的我,都能得到王爷的尊敬,甚至成全我的体面。
作者有话要说:
大家好,我还绿西滢!

小夫人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pt3fitness.com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(本站提供:传统翻页、瀑布阅读两种模式,可在设置中选择)

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"听"书

快捷键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